共话农村污水治理技术与模式 谋求环保产业生态共生
2017-06-09 14:53: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在2017(第三届)环境施治论坛中,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低碳水环境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博
导读:在2017(第三届)环境施治论坛中,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低碳水环境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市政工程研究所所长李军、福建海峡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徐峰博士及桑德国际有限公司副总裁董智明聚首探讨农村污水处理的技术与模式,诠释农村污水治理未来的走势。

5月25日,以技术与模式创新——双轮驱动农村污水处理为主题的2017(第三届)环境施治论坛在福建福州举行。本次论坛由E20环境平台与福建省招标采购集团联合举办。

E20环境平台高级合伙人、E20研究院执行院长王立章对话学界、业界嘉宾,共同探讨本次论坛的焦点问题:农村污水处理的技术与模式,诠释农村污水治理未来的走势。

blob.png

参与对话的嘉宾包括: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低碳水环境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市政工程研究所所长李军、福建海峡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徐峰博士及桑德国际有限公司副总裁董智明。

污水治理技术需因地制宜

王洪臣表示,农村污水处理是个大课题,实施过程中,如何将家家户户的污水收集到处理站是问题的关键。目前,厕所怎么改,黑水、黄水、灰水如何收集,农户房子里和院子里的管线是个什么格局,大家意见还不一致。只有解决收集问题,才可谈处理技术,否则建设污水处理站没有意义。

王洪臣对农村市场表示一定程度担心,他曾经考察过100多个村,这些村建设了处理站,但大多没有污水流入和流出。农村污水处理的技术要适合农村,王洪臣认为,“选择农村污水处理的技术,应以方便日后运行为最主要考量,一切不方便运行、不方便在农村运行的技术,都不适合采用。建了处理站,就要让他天天运行着,天天处理着污染物,这是个硬道理。农村污水处理技术应具备三个基本特点:一是免运行、低维护;二是抗冲击负荷;三是低能耗。”

李军表示,污水处理技术关键在于要因地制宜,每项技术都有适合性与局限性,技术的甄别筛选、适合不适合与如何调动和使用很重要,要选易运行管理、抗冲击、产泥率低、效果稳定的技术。农村污水收集的管网管材、管径的确定很重要,雨水有些地方使用自然沟渠。在欧洲一些国家如捷克,村镇污水使用的是沉淀池后接氧化溏或湿地。日本单户污水使用净化槽,因为日本资源缺乏,不可能用占地大的技术,因此因地制宜非常重要。采用何种技术,需从运行角度、长期角度、可持续发展角度考虑。

徐峰也指出,污水治理不同于污水处理,突出的是因地制宜。农村范围比较大,污水点较分散、规模较小,污水的冲击比较不均衡,财力与管理较薄弱。这种情况下,更需要从技术上下功夫。一方面,中国人民大学的王洪臣老师在技术层面做了很多探索归纳,起到了引领的作用;另一方面,可以遵循循环经济理念,探讨技术本身的模式变更,实现污水与农村垃圾一体化治理,提升能量效率。

董智明表示,对农村污水治理的技术标准不能一刀切,应坚持因地制宜原则。立足全国农村污水治理“建、管、运”现状和未来发展,即要考虑各地方政府居民的经济承受能力,也要考虑未来运营的技术稳定性问题。技术上,桑德经验体会认为应努力实现污水治理的工程设备化、设备一体化、模块化、运营标准化。农村污水治理技术未来的技术更新路径和手段,也应有别于城市污水处理技术传统研发方式,应重视发挥大数据平台手段。结合广大分散村镇的运营数据,包括水量波动情况、水质短、长期变化、雨污合流分流、出水情况变化、各地区面源污染、气象条件差异等数据的海量采集分析等,实现和技术工艺运营等内容的完善、升级协同。每项技术都有它的特点及适应性,关键是要和当地的环境容量结合好,和当地的基础设施条件协同好,把地方的可资源化条件发挥好。

污水治理PPP模式受宠 应以改善生态环境为出发点

提到污水治理模式,王洪臣表示,技术和模式双轮驱动同样重要,两者缺一不可。PPP模式的推进,需要以合理的“能力”判断为基础。大力推行PPP模式的同时,合同双方一定在保证公平合理的合作前提下,从自身实际出发,在双方能力范围内,拟定合理的合作内容,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也很难真正解决农村污水问题。排水模式要视经济问题状况,因地制宜。如条件允许,水冲厕所、黑黄灰一起收集处理,这是大趋势。规模上应依据常驻人口数量、流动人口及流动规律、排水系数、地下水入渗以及污水渗漏,综合计算,不要拍脑袋!处理模式综合西方经验,是分散还是集中应做技术经济比较。

李军认为相对于技术,模式在目前阶段尤其重要。我国前期采用设备供应或EPC等模式,建了一些处理站,但由于模式、管网及处理站本身的运行等问题,大都没有运营或运营不好。搞村镇污水处理,采取网站一体化与区域打捆,形成一定的规模,才比较适合采用PPP模式,实行绩效考核。环境保护需注重是否改善了水环境,从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的角度看,也适合用PPP模式,但也需在模式、绩效考核及收费机制上进行创新。

徐峰提出,“针对农村污水治理,凡是不以改善生态环境为目标的PPP就是耍流氓”。徐峰认为,首先做PPP要重技术,重可研。其中包括市场调研、体量、技术路线的选择、整个方案的设计,特别是投资和财务分析;其次是如何做到以非水补水,以外补内,即拓展思路,以大格局的视野和高度,尝试将农村污水乃至垃圾的治理与乡村旅游、特色农业、农村文化产业结合起来;再次,PPP方案中的投资方、设备方、运营方打的是不同的算盘,希望他们能够向实现最终目标一起努力;最后,政府制定PPP实施方案时应更谨慎、更严格地设定条件,避免作为PPP资本的相关部分轻易退场离开。

董智明认为,目前管网一体化已经形成共识,这有助于解决污水的收集问题。避免厂区的“晒太阳”。但是,这还不能解决“谁污染谁承担成本或费用”的处理服务费来源问题。下一步,应积极推进城乡供排水一体化问题,农村也要这样。将污水处理费用与自来水费能够有可能实现捆绑收费,逐步建立污水处理收费的长效机制。作为打造美丽乡村,提升村镇居民人居环境的一部分,除了污水治理外,还要注重旱厕改造、生活垃圾、农业垃圾、畜禽粪便等污染因素,后者的改善更容易提升广大农村居民的获得感。这对培育广大农村居民的支付意愿有利;也利于促进企业开展综合经营,集结各项支持政策,提升综合服务的可经营性和可营利性。

污水处理项目经营性问题需重视

王洪臣表示,一个健康的PPP首先应是理性的,在农村污水处理领域推行PPP模式,必须在前期把账理清,找到合理的回报机制。有很多项目在前期考虑不全面,为了签合同而签合同。由于合同内容过于理想化,最终扯皮现象不断,而导致PPP合同双方闹掰的情况也绝不占少数。

徐峰提出,目前农村污水治理中最大的问题是财务、盈利等潜在问题。城镇污水治理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它有强有力的政府保证。同时,建议借鉴医疗领域的“临床路径”做法,有专门的机构在各方面积累的基础上,捋清脉络,针对不同外部条件、目标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鉴于各位学者做的工作并不能够很快地传达到农村污水处理县或者是企业层级,E20环境医院或者是E20环境平台应该且适合挑起这个责任,将各位导师所做的工作融汇起来,做进一步提升和公布,并持续完善,从而起到指导作用,少走弯路。

董智明也表示,应把各项支持政策集结在县区级人民政府,而不是各个部门,充分发挥各路财政资金的合力;各地方政府应加大力度提升项目的盈利性。目前阶段,农村居民的环境付费意愿和能力较为薄弱,中央和省级财政应发挥主导作用,加大转移支付的支持力度。形成以区县级人民政府为购买环境服务主体的市场格局,长期可逐步实现以居民为费用承担主体的较为完善的市场交换机制。政府应鼓励引导具备综合环境服务和创新能力的社会企业积极参与。

王立章表示,农村与城市的污水治理相比,客户有所变化。城市污水治理的客户是政府,农村要走到2C端,延伸到客户的价值当中去,延伸到每一户的日常生活中去,这样才能够找到问题,找到设计模式。只有用2C的思维,找到真正的出路。

最后,E20研究院王立章总结:走出环保的困境不容易,需要去探索跨界的技术、抓需求、做分类、找到存在的痛点,进而找到解决方案,这样才能真正走出一条路出来。

上一篇:“十三五”新增近千项环保标准 土壤固废领域成重头戏 文章
下一篇:垃圾围村形势严峻 因地制宜驱散“乡臭”